巴黎圣母院的大火給業(yè)主及物業(yè)人再次的敲響"警鐘″,請愛(ài)護自已的家園

作者:鄭根來(lái)源:時(shí)間: 2019-04-18閱讀: 14778次

先說(shuō)結論

結局糟糕的可能性很大

如果是高層住宅小區

結果一定是

死多活少

?。?!



首先,業(yè)委會(huì )攆走“物業(yè)",僅從表述來(lái)看,就不合規。終止委托物業(yè)服務(wù)權利在與業(yè)主大會(huì ),權在全體業(yè)主,業(yè)委會(huì )沒(méi)有權利,在這點(diǎn)上,做錯了。

其次,業(yè)委會(huì )這個(gè)“攆″怎么看就不像一個(gè)好詞兒,因為沒(méi)有什么介紹,所以不予評判。用世俗可以理解的例子,夫妻鬧離婚,那是要經(jīng)法院或者是民政局辦理相關(guān)手續,不是說(shuō)把對方趕出家門(mén)去就算完了的。


咱們來(lái)說(shuō)說(shuō)小區“自治”

其結局會(huì )如何

???


首先,自治這個(gè)詞兒用得不準確。按你所說(shuō),小區有了業(yè)委會(huì )就已經(jīng)算自治,相當于業(yè)主成立了一個(gè)常設機構,由他們出面組織操持日常管理監督小區的物業(yè),重大的事情還是由業(yè)主大會(huì )來(lái)拍板決定。所以前面說(shuō)業(yè)委會(huì )趕走物業(yè),屬于越權,除非業(yè)主大會(huì )給予明確的授權,否則業(yè)委會(huì )的這個(gè)決定無(wú)效。


其次,提問(wèn)人說(shuō)的自治,從術(shù)語(yǔ)上來(lái)說(shuō)應是自管,這個(gè)更準確。小區實(shí)施自管,是業(yè)主的權利從法律上來(lái)說(shuō),是沒(méi)有問(wèn)題的。有問(wèn)題的是出面自管的這些人有沒(méi)有這個(gè)能力,有沒(méi)有這個(gè)耐性堅持下去。


物業(yè)管理不是一天兩天的事兒。大家知道買(mǎi)房子,特別是民宅使用期限一般是70年。我們少說(shuō)一半吧30年,小區是不是就這樣自管堅持下去,提問(wèn)人沒(méi)有描述,筆者也不做過(guò)多的評價(jià)。


需要提出的問(wèn)題是:


一、小區哪里能湊出一套專(zhuān)業(yè)人員的班子?這些人員是小區業(yè)主主動(dòng)報名,毛遂自薦的嗎?看大門(mén)掃地的這些簡(jiǎn)單活計,就不說(shuō)了,消防值班呢?高壓配電值班員呢?低壓維修電工呢?消防設施維護呢?弱電智能化呢?當然,按照概率來(lái)說(shuō),小區業(yè)主中總該有幾個(gè)高低壓電工,各類(lèi)的工程師也該有吧(筆者住的那個(gè)小區,至少有兩個(gè)物業(yè)經(jīng)理。)那請問(wèn):他們表示能夠為小區志愿奉獻嗎?


有人會(huì )說(shuō)小區沒(méi)有專(zhuān)業(yè)人員,我們可以從外面請吧。當然是可以的,請來(lái)的人總要管理吧,擔當管理的人要比請來(lái)的人要懂吧?如果一個(gè)外行領(lǐng)導幾個(gè)內行會(huì )出什么事兒?


二、請來(lái)這些專(zhuān)業(yè)人員,無(wú)論是內部的業(yè)主,還是外請的工人,他們辭職不干,或者撂挑子了,有什么辦法接續上?小區會(huì )有充足的備份人員頂替嗎?


外請的人員還好約束,不聽(tīng)話(huà)扣工資唄。那么內請的業(yè)主呢?人家本來(lái)就是奉獻,有點(diǎn)頭疼腦熱,耍一點(diǎn)小性子,早上不干了怎么辦呢?隔壁老王又沒(méi)有拿小區工資,你能拿老王怎么辦?老王已經(jīng)起不了床啦,血壓居高不下,你們大家伙忍心嗎?老王,萬(wàn)一出了什么事兒?有哪些人會(huì )承擔責任?


你認為隔壁老王、樓下的老李,每天三班倒看大門(mén)兒能堅持多久?


三、如果是因為物業(yè)費開(kāi)支比較高,而攆走的物業(yè),自管如何能做到降費降開(kāi)支?這個(gè)問(wèn)題就很難講,小區搞自管如果是業(yè)主耿耿于懷物業(yè)費收費標準高,想通過(guò)自管這個(gè)方式節省物業(yè)管理成本是可行的。但是有先決條件的。


1、通過(guò)高超的管理技術(shù),降低綜合管理成本。比如說(shuō)像在淘寶上,淘到一件又便宜又實(shí)惠的東西。找到又便宜又好的保安公司、保潔公司,禮貌\熱情,服務(wù)周到還實(shí)惠。筆者不能認為且說(shuō)沒(méi)有,但一定要用心找。


2、通過(guò)志愿業(yè)主大量的義務(wù)付出來(lái)節省物業(yè)費用。這一點(diǎn)可行性比較高,小區業(yè)主達成共識,很多人卷起袖子自己干活,看門(mén)掃地抹桌子,東西壞了,大家搭把手,自己貼點(diǎn)錢(qián)買(mǎi)個(gè)燈泡啥的。


由于不是按照市場(chǎng)價(jià)格支付給志愿者勞動(dòng)報酬,自然會(huì )節省大量的人工費用。只要業(yè)主們達成一致,有人站出來(lái)干而且能夠堅持下去,就沒(méi)有什么大問(wèn)題。所以筆者說(shuō)這個(gè)可行性比較高。


四、業(yè)主充分醞釀了小區自管如果失敗,其后果都愿意承擔了嗎?做一件事情沒(méi)有百分之百成功,總有失敗的可能。自管如果失敗,會(huì )出現一些不可逆轉的現象:設施設備野蠻操作\缺乏保養,銹蝕損壞;園區景觀(guān)綠化損失待修復;治安盜竊引發(fā)的矛盾增加,這不是不可能。舉個(gè)通俗的例子說(shuō),因為隔壁老王看門(mén)的那一晚,某家報失被竊了,那你覺(jué)得被偷的那家和隔壁老王關(guān)系還能夠和和氣氣嗎?


就說(shuō)這么幾條吧。如果前面幾點(diǎn)不認可,再說(shuō)其它的也聽(tīng)不進(jìn)去,看不下去的。


如前面幾個(gè)問(wèn)題,都能很好有效地解決,那么,小區自管還是有很大的成功性的,特別是規模不大的多層住宅區。